为友治藏书印一方

上次动刀还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。早先时候朋友向我抱怨白文的藏书印不容易干,稍不慎就把书印成了「大花脸」。我也不自揣,心想索性为他刻一方朱文的藏书印。因为日常各种事务迁延,这想法一直拖到了最近都还没开始动手,再拖下去就要到年后了,想到那时的忙闲也未可知,赶紧挤着时间操起刀来。要没有这样的「任务」记挂在心头,每天忙忙碌碌后谁又会有心思去做这些无用之事。

让我刻印不是朋友的主意,自然也没有交待我文字内容,我就自作主张以他的斋号起首,下缀以「收藏经籍记」几个字,刻一方扁章。虽说是斋号,天下广厦千万间尚没有容身之所,哪里还有这额外的书斋。

明清文人有个说法,大意是「书斋大都建在石头上」。这不是说以石料来架梁构椽,而是说凡有书斋必有斋馆印,哪怕是在心头上的书斋,也需有斋馆印作为凭信。所以我也可以戏言,有了这方印,朋友的书斋才总算是「建」起来了。

这样的重任在肩,我不敢懈怠。于是费心经营结构,又操刀几日,终于完成了这方藏书印。藏书印还是以朱文最好,不易遮盖文字,也不易污损纸面。扁章具有独特的书卷气,盖在书上也很是典雅。这方印基本能够满意,但也有几处毛病欠推敲。日前已经将藏书印转交了朋友,第一次创作这样风格的扁章,用照片给自己留个纪念。

n

n